在一株木瓜下仰头

在一株木瓜下仰头

在一株木瓜下仰头

花开恰恰

春景春色正好

蜜蜂们的盛宴还在继承

而我总会想起故乡,想起

——投我以木瓜

——报之以琼琚

……

看来,把简单的瓜种好

也是一种修行

看着青木瓜变成熟木瓜

也是一种幸福

青木瓜的籽是白色的

像一窝被晾干的西米露

熟木瓜的籽是玄色的

像一包湿润的枪弹

青木瓜可以炒菜

熟木瓜可以生吃

我也愿望,拥有一个小小的院子

愿望种上一株或两株三株木瓜

木瓜入药:可解酒,可去痰

可顺气,可止痢……

据说,日文中,木瓜也叫傻瓜

这是我爱好的一种称谓

(诗/吴再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